voidshatter.Saunato:

【世界的尽头】


目前所有照片里危险系数最高的一张,作为器材党,实在是无法抗拒拍摄星空的诱惑,独自一人深夜冒险徒步摸到英格兰最西南的天涯海角拍摄夏季银河核心。由于兰兹角全是花岗岩悬崖峭壁,如果不慎踩滑或者被海风刮下悬崖,基本都不会有生还可能,整个过程只有一部iPhone照明,万一坏了就必须熬到天亮否则完全看不见路。月黑风高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黑,只能听见巨浪拍打岩石的汹涌,以及偶尔从远处飘来的未知动物的哀鸣。此番感受非一图所能道来,仅有志同道合之士方能有所体会。


此图为纯单次曝光、单张RAW处理,绝无任何素材叠加或接片,iPhone...

提前的抑郁症

最近跟男朋友分手,第四任,一任比一任奇怪。第一任带给我的阴影花了七年时间去消化。
问题在他,我忍不住在和平分手的最后吵了一架,然后他说他安眠药凑齐了,删了微信。他这个人太消极了,以至于我失眠掂量起这句话的真实度。
希望他说的是气话,我怕我得知他的死讯,对感情再也没有任何希望。

QAQ

Zimmer Zwei:

别说什么阴谋论了,在沙尔克的主场,大家还是那么爱他。我虽然不是人蜜,但是看到这一幕简直说不出话……太震撼。

new

开始喜欢他了

想想昨天的事,有点不知所措。

一个冬天(1)

今年冬天,我都二十一岁了,有时低头看到肚子和腿部在大学期间的脂肪积累,会有嫌弃的认同感。
妈妈今天跟我说,外婆大概是快要离开了,让我不要睡懒觉了把自己收拾好,做好准备,我低头看平板,哦了一声,低头吃我制作失败的玉子烧,然后吃了大个的馒头。感到胃很难受。
半个多月以前,我在广汉学习,有一天妈打电话跟我说别学了先回家,外婆人很不好。当时我觉得,全身的血液和温度都在朝头顶冲。酒店里的空调发着巨大的噪音,电视在播着新闻,我站在房间的镜子面前,视线在全身和手机之间来回晃动。我问母亲,外婆真的不行了吗。母亲回答,走不了路了。我第二天起来准备回家,母亲打电话给我说有好转,需人搀扶。于是我留在那边继续学...

告白

世界那么大,只爱阿森纳,Mesut Ozil♥

活着的时候想经历的事情。

野望

总有一天,把所有的社交软件都删掉

1 / 2

© 罪歌 | Powered by LOFTER